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16

望一切顺利

哥,早几天我一包裹好不容易从上海清关,哪知在长沙海关被抽到,目前显示是送交海关,被税的几率比较大。但不管怎样,无论被税或是不被税,希望这包裹能早点到达客户手中。上天保佑

平安到达

哥,我回到德国已经4天了,早就想给你报个平安,但一直拖到现在,对不起啊。时至今日,只要一想到你,仍然心痛。在长沙的这10多天,除了抽出一天时间去看你,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做卫生和搬运东西,卫生是我和大毛一起做的,她不在的时候,我就慢慢一人搬运东西,现在老房子那边基本就剩下些大件,需要请人搬才行。父母已经老了,已经力不从心了,妈妈尽管腿脚不方便,但她还是尽量准备好饭菜,以便我们收工后能很快有饭吃,不耽误时间。这期间,我们有些矛盾,但我们都尽量配合好,努力克制自己。 哥,这次去看你,小王(你最要好的同事)给了我们一张你的照片,照片里你看上去象个学者。哥,你知道吗,换一种方式,你真的会成为一个很成功的学者。 哥,回德国后的这几天,老问题又来了,你知道我这几年一直在做代购,最大的问题就是海关清关问题,目前有一包裹,20多天了,还没清关,心里有点烦,有时真不想做了,但不做代购,空闲时间又怎么打发呢?话说回来,我所发出的包裹,除一个由于中国邮政的错误发错了外,其他所有包裹最后都顺利寄达了。我还是继续努力吧。

哥,我过几天会回家一趟,会去看看你,给你带了包德国烟。今天打电话给大毛,她老是说爸爸喜欢念叨,哥,你当初不也老说老爸喜欢念叨吗,其实他不是只念叨你,我们三个他老人家都念叨,其实,哥啊,你要知道,他念叨是为了我们好,我们做晚辈的,不管老人人怎么念叨 ,我们只能听从。我记得09年那次回家,他老人家也是念叨我,有天我也没耐心了,跟他老人家顶了几句,看得出他老人家很不开心,感觉我们总是不理解他老人家,过后我回德国后,感觉好后悔,我想,以后不管他怎么念叨 ,我一定会耐心地听着,所以,我今天也劝大毛,不管爸爸怎么念叨,一定要顺着他老人家,让老人家安心,哥,你说对不?

哥,告诉你一好消息

哥,今天我拿到了8月份的工资单,有一小惊喜,工资稍有增加,虽然只加了几欧,但我很满意了,你知道吗,我这份半职工作比较正规,医保和养老都有(虽然养老很少),每年有6周代薪假及少量渡假补助,每年底也有些圣诞节钱(类似于国内的年终奖),我对这份半职工作真的很满意,你知道吗,如果是帮私人打工,绝对没有这么好的待遇,我已经很满足这份工作了,我坚持多做几年。 以后有其他好消息,第一时间告诉你。

依然很想你

哥,有些天没跟你说话了,你知道吗,这些天我又陷入了无限的思念中,白天机械地做着手头上的事,夜晚很难入睡,脑海里总是浮现你的音容笑貌。总感觉无论做啥都没动力,我知道这样不对。哥啊,感谢你在我离开母的这些年对父母的照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