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März 2018

问题解决了

今天相对来说起个早,因为今天有个订单需要先采购。隔着窗子一瞄,好象没下雨,心里一乐,可以骑单车。谁知刚要出门时,却开始下雨了,于时干脆先打开电脑,跟货运公司客服联系联系,主要是因为河北的那个包裹,还一直没发呢,揪心得很。今天我无意间去个人行邮线看了下,居然找到了我要的商品,但税费比电商线高得多,但是没法,如果电商线海关审核不下来,那我只得走人人行邮线了,只是有个小麻烦,那客户不肯上传身份证照片,客服帮我联系了下,说不用上传,交点钱他们让清关人员办理,哎,只能这样吧,核算了下,个人行邮线比电商线高出了50多元,没办法,包裹得发啊,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。转念一想,先去采购吧,明天再看看电商线商品是否有更新。天气预报说今天一天都有雨,下下停停,停停又下下,等到我要出门时,雨已经很小,犹豫了半天,还是决定步行去吧。走到院子里的时候,随便瞄了一眼,韭菜好象开始长了,但紫苏没一点迹象,可能今年得去泰国人那搞紫苏。采购回来后,打包买运单,重庆这单完成后,顺手又去电商线看了下,惊喜地发现有更新了,按条形码一搜,正是我要的那个商品,谢天谢地,河北的包裹终于可以发了,赶紧打包买运单。忙碌了一天,还是比较高兴,一直压在心里的包袱终于放下了。

崩溃

真的很崩溃,过年后接了一河北的订单,满怀信心的采购好,哪知dhl国际一般包裹不允许发喷雾产品,如果走比利时邮政的话,100%会被抽到交税,跟客户沟通后,决定走包税线,只是有2个商品还需向海关备案,于是及时提交了备案申请表,第二天就发现其中一商品已备案完成,刚紧查找另一商品,没有找到,心想等到周末再问问吧。周末的时候问了下,没有结果,昨天又问了一次(因为截止到昨天已经是每7个工作日了),还是没有结果。崩溃啊崩溃,到底要等多久呢?客户还在等包裹呢?我咋办? 年前最后那单,去sparkassse取钱时,我长沙银行的银联卡居然被吞了,当时已经是傍晚,我真是手足无错,站在取款机傍不知如何是好,请求旁边取款机上一位德国女士帮忙,看看能否找到解决办法或有没有热线询问啥的,尽管无果,还是很感谢那位德国女士,她很热心。我只能无奈地回家,第二天跟JOE一起去了趟sparkasse的营业点,我天真地以为跟银行服务人员申报下,然后出示护照,他们会将卡还给我,结果大失所望,服务人员说,他们会将卡寄加中国,要我直接跟长沙银行联系,没法,只能又无奈地回家。幸亏我还有另一张华夏银行的卡,只是这张卡每次取款时要交手续费。后来每次用华厦卡取款时,心理阴影很大,总怕又被吞掉。 年刚过完,就接了几单,这完全在我意料之外,我一直以为年后应该会有一段时间无单可接。所以接到这几单,我很兴奋,不曾想去遇到了海关备案这事,让我崩溃,感觉有点烂额焦头,已经拖了这么久了,不知如何跟客户交待?咋办呢?

没有惊喜

哥,今天拿到工资条了,没有惊喜,工资只是小涨,不过我也知足了,就当的领了个红包。 虎子已经回天津大学了,他英语过了四级,我们要他努力过6级。昨天在QQ上看了一报道,国内研究生对英语的要求很高,不仅仅是4、6级的问题,要求更广更深的英文阅读和听说,唉,反正要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