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s: xiaomao

关于出国

最近加入了一个留学群,群里都是些想让孩子出国的父母。我加入群,是想帮我姐的小孩留意下出国事宜,虎子目前读大三,原先是想在国内读研,现在是想二手准备。看群里说,美国签证还是不好办,拒签率很高。 在我看来,青年学子们出国留学,多学点了国外的尖端科技,就件很好的事。问题是学成后如何选择,选择留在国外还是回国?在我看来,选择回国比较明智。如果你学业很突出,语言也过奥,而且溶入性好,那选择留在国外还可以,语言和溶入好的话,即便学业不是那么突出,也可以找到靠谱的工作。溶入不好的话,在国外生活会感觉很孤单。毕竟中西文化还是存在巨大的差别,即便是青年人,要溶入到国外当地的文化习俗,还是要有一定的时间。国外的企业有工作岗位的话,先考虑的也是本地人。我认识一中国朋友,他比我早1年来德国,也通过了德国的工程师认证(国内的学历要得到德国认可的话,必须通过德国工程师认证),德语可以应付对口工作,但问题是十年来,他就没找到一比较稳定的对口工作,一直都处在“工作——失业,再工作——再失业”的状态,干得长的2年左右,干得短的几个月,反正就是得不到长期合同,不知道是这位朋友业务能力不够呢?还是德国公司就是不给你外国人长期合同,尽管你已经加入了德国籍。

记住,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把自己当人物

这些天来,一直在回顾以往的岁月,人生走了这么长,犯过无数的大小错误,其中有几个错误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,有的错误是在得意忘形中犯下的,或许是成长的代价吧。有时我会老想着这几个严重错误,走不出来,但转过背一想,错误已经犯下了,不要再纠结,以后的岁月中,不管在啥情形下,一定要记住,不要把自己当人物,有些情况下卑微到尘埃里并不是件坏事。切记切记。

班门弄斧

最近发现我的中文真的差了很多。昨天写日记时,要用到成语“班门弄斧”,我楞是不知道是哪个ban哪个hu,居然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,直到第二天我在上班的时候才想起。哎,这怎么对得起我的祖国,怎么对得起语文老师。。。

Ruth

Ruth Hering 是我先生老妈Maria的朋友,她们俩也是邻居。 我是2009年来德国的,当时住在Bochum,Maria住在Luenen,我们偶尔去Luenen拜访Maira,当时Maria身体已经不太好,只能整天躺在床上,大约一年半后,Maria过世了,我们搬到了Luenen,于时也成了Ruth的邻居,那时的Ruth也已经有80多了。 Ruth还是中年的时候,她先生因为健康原因去世了,可以说Ruth是中年丧夫,后来她找了个伴侣,那一年我搬到Luenen的时候,她伴侣的身体已经不太好,但Ruth还是活蹦乱跳的。 我和先生偶尔会上路上遇到Ruth,相互问候,没太多交往。有次我单独在路碰到了Ruth,我们聊了会天,她说她需要人帮她做些家务,她没往下深聊,欲言又止。再后来的一天,我在超市又遇到的Ruth,这次她好象看到亲人似的与我打招呼,她一个人推着推车采购,感觉她很吃力,于是我就帮着她推着购物车回到了家,一路上,她说:“燕,你能不能每周抽2个小时来帮我?以前一直是我儿媳过来帮我的,但目前她身体出现的状况,不能来了。” 我说行啊,我们约定每周五上午去她家。这个时期,我的淘宝店订单已经不太多了, 有些空闲时间。这一年大约是2016年,她的伴侣已经不在了,她一个人单独生活,晚辈们经常抽空过来看她。从这一年起,我跟Ruth交往越来越密切了。 那段时间,我是每周五去她那帮她擦擦窗子,那年她老人家已经89岁了,但她还是坚持自己能做的都自己做。夏天的时候,我们有时坐在她的漂亮的露台上聊天,我德文不太好,但基本能理解她的意思,有时她回忆二战期间的事,她告诉我她的先生二战期间服役部门是潜水艇,当时潜水艇的工作环境不太好,士兵们的身体由于糟糕的工作环境而变得很差,二战结束后,她先生回到了德国,她和她先生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。 Ruth是个善良的老人,也喜欢与人分享东西,她总是不过多地打扰她的晩辈。Ruth平时很注重穿着打扮,即便不外出,她也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描眉、涂口红是每天的必修课。记得有天她想出去采购,照镜子一看,长出来的发根全是白的,但又急着要外出,于是她要我帮她有眉笔把发根涂深,这件事让我笑话她很长一段时间。她有时也做些德国美食让我尝尝。 Ruth满90岁那年,她戴上她先生以前送给她的项链,在晚辈的安排下去了一饭店做寿,这一年来她身体还算可以。一年后,她的身体状况慢慢变差了,出一趟门,中间要停顿好几次。这一年,她老人家有天独自出门扔垃圾,来回也就是20m左右的距离,可是她老人家在回家的路上跌倒了,她躺在地上,起不来,直到等到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孩路过,才叫来人将她扶起来,这次她的左手臂骨头错位了,上了夹板,有四周左右的时间,生活自理比较困难,我去她家的频率也由以前的每周五增加到只要有空就到她家去瞧瞧。那年她邀请我跟她们一起去她91岁的生日宴,可是我拒绝了,因为我糟糕的德语。每年圣诞节的时候,她总是感慨道又平安渡过了一年。 又过了一年,老太基本不能出门了,起身都有点费力。这一年的生日是在家草草过的。有次我帮她剪脚指甲,发现她双脚水肿得厉害,我告诉了她,她说老年人都这样,没有理会我。后来我又告诉了她的孙女,除了吃利尿剂外,没采取啥措施。到了2020年,老太身体比上一年又差了些,有天我发现水肿已发展到腿,并出现了溃烂,于是告诉她孙女,霸蛮将老人送到了医院。出院的时候,医生是不允许老太单独居住,要求她去敬老院,可是她死活都不去,医生没法,只好让她孙女做监护,签约护理公司上门服务。老太刚出院那会儿,水肿没全消,但溃烂已经治愈了。但是回家没多久,溃烂又开始了,家庭医生帮她小腿绑绷带,不让体液流到腿部,可是体液却积在大腿和腰部了,最后发展到手臂水肿,德国家庭医生却一直没有更好的办法。这一年老太应该是感觉到身体很差了,有天,她帮我订购了件新衣服,还要我从她的首饰盒里挑选几样我中意的首饰,我一听到她说这话,眼泪就不自觉地往下掉,感觉她已经觉得日子不多了,但又不能告诉她为啥哭。老太一直玩强的过着每一天,直到她93岁生日。过完生日没多久,老太就不能起床了,有天护工将她送到了医院,那天晚上老太的儿媳告诉我,老太已经去了。 老太的追思会是二周后举行的,我当时骑着自行车去的,由于导航的错误,耽误了些时间,但老太的晚辈们坚持等我到了后才开始。老太中年丧夫,后来老年丧子,但她并没被这些压倒。她喜欢在家里养花,她老说生活对她来说已经很黯淡了,必须要养些颜色鲜丽的花,看到这些艳丽的颜色,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就会淡忘。    

问题解决了

今天相对来说起个早,因为今天有个订单需要先采购。隔着窗子一瞄,好象没下雨,心里一乐,可以骑单车。谁知刚要出门时,却开始下雨了,于时干脆先打开电脑,跟货运公司客服联系联系,主要是因为河北的那个包裹,还一直没发呢,揪心得很。今天我无意间去个人行邮线看了下,居然找到了我要的商品,但税费比电商线高得多,但是没法,如果电商线海关审核不下来,那我只得走人人行邮线了,只是有个小麻烦,那客户不肯上传身份证照片,客服帮我联系了下,说不用上传,交点钱他们让清关人员办理,哎,只能这样吧,核算了下,个人行邮线比电商线高出了50多元,没办法,包裹得发啊,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。转念一想,先去采购吧,明天再看看电商线商品是否有更新。天气预报说今天一天都有雨,下下停停,停停又下下,等到我要出门时,雨已经很小,犹豫了半天,还是决定步行去吧。走到院子里的时候,随便瞄了一眼,韭菜好象开始长了,但紫苏没一点迹象,可能今年得去泰国人那搞紫苏。采购回来后,打包买运单,重庆这单完成后,顺手又去电商线看了下,惊喜地发现有更新了,按条形码一搜,正是我要的那个商品,谢天谢地,河北的包裹终于可以发了,赶紧打包买运单。忙碌了一天,还是比较高兴,一直压在心里的包袱终于放下了。

崩溃

真的很崩溃,过年后接了一河北的订单,满怀信心的采购好,哪知dhl国际一般包裹不允许发喷雾产品,如果走比利时邮政的话,100%会被抽到交税,跟客户沟通后,决定走包税线,只是有2个商品还需向海关备案,于是及时提交了备案申请表,第二天就发现其中一商品已备案完成,刚紧查找另一商品,没有找到,心想等到周末再问问吧。周末的时候问了下,没有结果,昨天又问了一次(因为截止到昨天已经是每7个工作日了),还是没有结果。崩溃啊崩溃,到底要等多久呢?客户还在等包裹呢?我咋办? 年前最后那单,去sparkassse取钱时,我长沙银行的银联卡居然被吞了,当时已经是傍晚,我真是手足无错,站在取款机傍不知如何是好,请求旁边取款机上一位德国女士帮忙,看看能否找到解决办法或有没有热线询问啥的,尽管无果,还是很感谢那位德国女士,她很热心。我只能无奈地回家,第二天跟JOE一起去了趟sparkasse的营业点,我天真地以为跟银行服务人员申报下,然后出示护照,他们会将卡还给我,结果大失所望,服务人员说,他们会将卡寄加中国,要我直接跟长沙银行联系,没法,只能又无奈地回家。幸亏我还有另一张华夏银行的卡,只是这张卡每次取款时要交手续费。后来每次用华厦卡取款时,心理阴影很大,总怕又被吞掉。 年刚过完,就接了几单,这完全在我意料之外,我一直以为年后应该会有一段时间无单可接。所以接到这几单,我很兴奋,不曾想去遇到了海关备案这事,让我崩溃,感觉有点烂额焦头,已经拖了这么久了,不知如何跟客户交待?咋办呢?

没有惊喜

哥,今天拿到工资条了,没有惊喜,工资只是小涨,不过我也知足了,就当的领了个红包。 虎子已经回天津大学了,他英语过了四级,我们要他努力过6级。昨天在QQ上看了一报道,国内研究生对英语的要求很高,不仅仅是4、6级的问题,要求更广更深的英文阅读和听说,唉,反正要努力。

昨天除夕

哥,昨天是中国的农历年。昨天我下班后立即加家,打开电脑,在YOUTub上看春晚,还真不错,网络很顺畅,一点都不卡。哥,也许你想象不到,昨天看春晚时,我热泪盈眶,很是激动,中国一年一年变化真大。去年过春节时,看到大家都在集5福,但我没办法参与,今年我换成了华为手机,很兴奋能参加集5福,虽然劳神费力地集,最后也只得了1.98元红包,但我感觉很好,重在参与,你说对不? 有一好消息告诉你,昨天我收到少年中心的信,我没看懂,后来叫JOE看了,他看后告诉我,说我可能会加工资,说是工资级别提高了,但具体加多少,得等到2月底才知道。不管加多少,我都很知足。 今年我的年休假定在了7月底,原想如果便宜机票没有的话,就不回去,但大毛说不管机票价格多高都要回去,所以这些天我一直在关注机票价格,希望不久会有特价机票。

今日德国大选投票

今天是德国大选,我本来是漠不关心的,因为我没有资格投票,这几天走在大街下,到处都是各个政党的拉票点,每次经过时,没有一个拉票点理会我,也没关系,反正我不是德国籍,也不想加入德国籍。昨天,走在多特蒙德的步行街上,德国绿党居然送了支花给我,虽然我不了解德国各大政党,但就凭绿党送了支花给我,让我不禁对绿党产生了好感,也让我想去凑凑热闹。今天我想说服joE投绿党的票,但他似乎是要投spd党的票。德国哪个党执政,对我来说都无所谓,但我希望执政党是个多多考虑为穷人谋福利的政党。

婚姻不易,且行且珍惜

近来心情很不好,心事重重,感觉有点过不下去了。昨天在家呆了一天,因为要处理二个订单,然后还要准备JOE的工作餐,这样下来就没时间出去散步了。JOe下班加来吃过晚饭后,我提议一起去散步,他说先要整理他的照片,我非常失望,只好无聊地呆着。为啥不自己一个人去散步呢?因为已经是傍晚了,听邻居说最近治安比较差,白天不要走偏僻的小路,天黑后不要独自一个去散步。1,2个小时后,JOE的照片整理完了,他本想是陪我去散步,但抬头望望天,乌云密布,还打雷了,他说不能去了,就呆在家吧,我生气地说好吧,那我去睡觉。上到楼上,JOE指着他的电脑说,过来看看我整理好的照片吧,我说没兴趣,但他硬拖着我坐到了他的电脑前,我随便看看他的那些照片,有几张让我很是触景生情。我还没来德国的时候,JOE那时每天都拍些照给我,告诉我今天柜子组装成啥样,客厅里已经摆放了些啥,看着这些照片,我不禁想,他跟我组建一个家真不容易,当初真的是家徒四壁,真的是白手起家,真的是一无所有,我想我不应该这么放弃,婚姻不易,且行且珍惜